第六堂課:文學邏輯力
2020
09
29
文|蔣錦繡、魏雁穎
新冠疫情這年,我們的文學網課
寫作如同玩串珠,好的寫作者知道如何利用「清晰的邏輯」組織成動人的文章,並且讓每一顆珠子都恰如其分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刊頭圖:圖片來源/flickr—Kenming Wang)

主講教師:蔣錦繡(中和高中國文科教師)
協同教師:魏雁穎(雙溪大年新民獨中科學科教師)

●台灣教師說課:蔣錦繡老師

寫作難嗎?

你怎麼看寫作這件事?

鑑於以往不愉快的寫作經驗,一般人常誤以為寫作很難,或者以為寫作就應當如同東坡先生:「大略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於所當行,常止於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態橫生。」走自然有才的書寫風格。

又寫作過程中,我們常常受限於「讀者喜歡什麼內容?」、「如何才能寫出流傳的經典?」面對著敏銳的心思和滿手的材料,無法理解什麼樣的文章才是好作品,於是漸漸地放棄了書寫的夢想。

「文學是苦悶的象徵」,傳世的經典作品都取材自國家、民族和個人生活的點點滴滴。因為親身體驗,因為有感,所以作品動人。成為一個作家,最幸福的事就是透過書寫「自我療癒」。

這堂課以「旋轉的舞女」錯視圖開場,引導學生們探究何謂邏輯。(圖片來源/新民獨中臉書)

任何一個人都有能力成為一個好的書寫者,現在,忘掉你曾經學過的寫作方式,回到寫作的本身,想什麼寫什麼。自由地表達自己對生活的真實感受,至於寫作的形式,不必理它。先求文辭通暢,合不合乎自然之理。

為了妥善向他人傳遞自己的觀點和想法,為了讓他人一看就知道文章作品想說什麼,這時需要清晰的邏輯讓你更準確地表達想法,逹成順利溝通的目標。所以「邏輯」寫作力成為必備的能力。

(圖片來源/flickr—Jon Kenfield)

不過,什麼是「邏輯」?

「邏輯」是個抽象名詞,如果我們把「邏輯」想像成一束透明的魚絲線,而滿手的寫作素材是珠子。你會發現,寫作如同玩串珠,好的寫作者知道如何利用「清晰的邏輯」組織成動人的文章,也知道如何利用「清晰的邏輯」讓每一顆珠子都正確恰如其分地扮演自己的角色。所以這一堂課,我們來認識「邏輯是什麼?」、「如何善用邏輯組織材料?」以及「邏輯與寫作之間的重要性」。

透過線上課程,看見馬來西亞的另一片天空。在雁穎老師的協助中領略獨中孩子的純樸和豐富的想像力,這讓備課壓力一掃而空!於是,開始期待下一回合的交流!

學生鄭幃馨的課後創作。運用邏輯力寫一首雙關的詩。(蔣錦繡提供)

●馬來西亞教師說課:魏雁穎老師

「數理需要理性,而文學需要感性。」這個說法,既對,也不對。

錦繡老師用一個半小時的課告訴我們,看似雜亂無序的文字,往往隱藏著讀者未必可見的脈絡。若你看不到其中關聯,不是作者未經思考胡亂下筆,也不是你讀不懂文學,而是還沒找到理解作者思路的角度。

文學可以天馬行空,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每一個虛構的文學作品都建立在真實存在的邏輯上。正因如此,我們才能通過方方正正的文字,和作者產生靈魂上的交流和共鳴。

錦繡老師以「旋轉的舞女」錯視圖開場,引起學生們對於看待事情有不同角度的思考,再延伸到寫作邏輯,其實這也是錦繡老師自己在設計課程時設下的脈絡,她利用自己的邏輯,把手中的材料進行排序,慢慢剝繭抽絲,讓學生們得以循序漸進。

當你想寫些東西卻無從下筆,不妨先將筆放下,用邏輯力重組邏輯,待思緒梳理好後,便是提起筆創作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