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堂課:文學電影院——文字中的影像與鏡頭
2020
09
29
文|高誌駿、黃舒麗
新冠疫情這年,我們的文學網課
電影使得平面文字得以具象化,然而,電影呈現的畫面真的如同我們閱讀作品時的想像?似乎是個有趣且值得討論的問題。

(刊頭圖:圖片來源/flickr—Alexandre Dulaunoy)

主講教師:高誌駿(北一女中國文科教師)
協同教師:黃舒麗(雙溪大年新民獨中華文科教師)

給學生的課前說明。(高誌駿提供)

●台灣教師說課:高誌駿老師

新冠肺炎如小說中的暗器灑落,驟然間整個世界的慣性開始攪動起來。疫情來了才知道,原本許多的會議可以不用開,原本許多的研習可以改成線上認證。世界突然就開始理所當然,逼得人人不得不拉開距離,以另一種型態來面對。

身為教師,首要面對的課題便是教學型態的改變了。傳統課堂教室中的黑板、粉筆本已漸漸受到單槍投影機取代,在多媒體發達的浪潮下,語文教育的重心也從傳統的知識灌輸轉變成了知識遷移與運用。自此,國文課堂上不再只有國學常識、詩詞歌賦的背誦,而是以學習者為核心,結合新的教學資源與素材,使語文學習深入學生的生活之中。

在新冠疫情席捲全球時,國藝會提供了這個特別的機會,以「線上課程教學」為彩橋,讓台灣各校的老師與馬來西亞新民獨中的師生們,一同參與了這場知識盛宴。收到授課邀請當下,我開始思索著,應該提供甚麼樣的課程內容?語文教學的重點不外乎「聽、說、讀、寫」,面對馬來西亞的學生,我選擇以貼近生活的主題——「電影」為授課內容。「電影」是數位時代下媒體總合的呈現,其結合了劇本、影像、聲音、運鏡手法與剪輯技巧,其中劇本(電影文本)更是決定一部電影好壞的重要因素,於是乎,小說翻拍電影的作品成了我這次課程的主要教學文本。此外,電影之所以有著讓人著迷魔力的重要原因是有聲音與畫面,透過科技呈現出絢爛的聲光效果,使得平面文字得以具象化。然而,電影呈現的畫面真的如同我們閱讀作品時的想像?似乎是個有趣且值得討論的問題。

影像與文字的藝術性比較。(高誌駿提供)

課堂中的互動是新鮮的。讓我訝異的是新民獨中師生們的用心。對於課前要求的文本閱讀、投影片製作,授課間學生的互動分享,在雲端以便利貼完成畫面轉寫文字的作業成果,都讓人感受到學生們在語文學習上的用心與熱誠。感謝新民獨中陳志強校長率領著這群優秀的師生,在這炫麗的雲端上短暫共會了兩個小時。感謝這次的交流,讓我體驗了這難得的授課經驗。

運用Padlet(網址:https://reurl.cc/bRz67M)和學生於課堂共同線上創作,分享最喜歡的電影並分析影像及鏡頭運用。(高誌駿提供)

●馬來西亞教師說課:黃舒麗老師

上課前,我特意上網找了資料,希望能多瞭解高誌駿老師,發現他年輕有為,授課時口若懸河,知識甚是豐富有趣。

高誌駿老師把小說課改造成一座電影院——故事、分鏡、特寫,尤其特寫部分,利用電影遠景、中景和特寫的運鏡技巧解讀文本,幫助學生掌握閱讀和寫作技巧,讓人印象深刻,也讓我對教學有了新的體會,以後能運用到自己的課堂上。

(圖片來源/新民獨中臉書)

這一周的文本《金鎖記》和《燒掉柴房》中,我特愛《燒掉柴房》。村上春樹的寫作功力讓我欽佩,短而精巧,給讀者留下鮮明印象。

高老師以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人物描寫,做小說與電影文本對讀的教學設計,亦是有趣生動。

感謝高誌駿老師的教導,同學們在課堂上學會用電影思維解讀文學,也學會不少電影拍攝的常識,用影像化的方式,整理原本凌亂的閱讀和寫作思路,彷彿為自己寫作的筆,裝上了一枚新的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