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與創意的動態連結──李柏廷的歐洲觀察
2014
09
09
文|王冠婷
圖|李柏廷
他以FabLab Dynamic(動態自造實驗室)創辦人的身分,擴散他的生命能量。這個看似跳躍、跨域的行走,其實一直踩在一個相同的堅實基礎上。

李柏廷,每次與他談話,都感覺他是一顆充飽電的人形電池,散發著不會枯竭的能量。

最初他作為一名藝術家被認識,與同學共組跨領域科技團隊X.O.R,在2011年贏得了數位藝術表演獎的百萬首獎。現在,他以FabLab Dynamic(動態自造實驗室)創辦人的身分,擴散他的生命能量。這個看似跳躍、跨域的行走,其實一直踩在一個相同的堅實基礎上。「社會」這個對於一般人來說,是一個抽象、模糊的集體概念,而對他來說,卻是一種確確實實的、生命的存在方式。第一次和討論到自己創作理念時,他直言:「我有重度地中海貧血,我的作品是以我的疾病經驗為基礎。因為生病的關係,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必須到醫院輸血。我的疾病讓我必須要依賴他人、依賴這個社會,才能夠持續生存。」因為這樣的想像,他在去年成立了FabLab Dynamic,以社會設計為目標,希望以數位製造實驗室的知識社群模式,解決在地的社會問題。

FabLab以推廣數位製造為目標,創辦人Neil Gershenfeld認為數位製造抹除了許多製造的限制,讓所有人隨心所欲地發揮他們的創造力。李柏廷在積累了一年的實驗室營運經驗後,在夏天走訪了許多歐洲國家,希望了解其他國家的實驗室如何實踐科技文明的願景,開啟融合科技、知識與文化的實踐可能,透過他的探訪,我們也看見活耀於各地的創意與想像力。


李柏廷這趟歐洲行造訪了西班牙、法國、荷蘭等地的FabLab。

1. 3D列印器官

李柏廷是在2012年於荷蘭動態媒體藝術中心V2_駐村時,第一次認識FabLab及其社會文化價值,因而,回到台灣後決定創立FabLab Dynamic。因此,這次的旅遊,也再次走訪了荷蘭的FabLab─Maastricht FabLab,實地探勘了他們正在進行的新計畫─3D列印耳朵。3D列印技術為再生醫學領域帶來新契機,相較於2D模型,3D列印能夠製作出複雜的細胞網絡,讓人造器官更加完整以執行有機的器官功能。

正在進行3D耳朵的再生醫學計畫。

2. 綠色創意

 (1)Woops!手機沒電了──自行車手機充電站(bike-powered phone charging station)

在法國車站,幾個法國人自行車造型的椅子上,圍坐在一張圓桌旁,一邊踩著自行車一邊觸、滑手機,這是讓法國人能夠在交通路途中,偷空運動的健身裝置?不過仔細看,每個手機都插著充電器連接到圓桌上的插座,這其實是一個自行車手機充電站,將我們的運動轉化為行動裝置充電的能量,手機沒電的時候,能夠隨時在車站旁,利用綠色能源為自己的手機充電!

(2) Green FabLab

Green FabLab位於巴塞隆納近郊,是一個以食物、能源與製造為核心的綠生活城市計畫,不儘以發展了太陽能、風力,甚至還有苔蘚發電!自給自足與在地資源的運用是Green FabLab的發展重心,希望能以現代科技的應用與創新,建造出結合自然、經濟、社會與在地居民的共存網絡。


正在利用自行車幫手機充電中!

3. 全球FabLab獎(2014 Global Fab Awards)-W.Afate 3D printer

W.Afate 3D Printer是第一台非洲製造的3D印表機計畫,這台3D印表機是利用電子廢棄物(E-waste)再製的3D印表機,這個廢棄物再生利用的絕佳計畫,也獲得今年的全球FabLab獎(2014 Global Fab Awards)。利用電子廢棄物製做3D印表機,一方面解決可以解決科技產品汰換快速所導致的浪費,另一方面,也能夠讓物質資源缺乏的地區,能夠這種方式,自行製造自己的3D印表機,不會因為資源的匱乏,而限制了他們創新與實驗的機會。

5. 數位時代的資料美學──Big Bang Data展覽

除了實驗室以外,李柏廷也參訪了探討數位文化議題的展覽──巴塞隆納當代文化中心(The Centre de Cultura Contemporània de Barcelona , CCCB)的Big Bang Data展。Big Bang Data揭露了我們所經歷的資訊爆炸時代:從網路上列印出來的圖片成為幾乎要掩沒展場一隅的巨型雕塑、從被隨意丟棄的口香糖中獲取DNA資料進行重建的臉部雕塑以及各種視覺化資訊的作品。讓觀眾透過作品,直接地感受到資訊的生產、儲存、消費與傳播急遽增長的現象,以及在政治治理、醫療、商業、社交與傳播等各個層面都產生變革與新的可能性。

作為一名創作者,李柏廷反思著個體的存在與社會的關係;而作為一名實踐者,他嘗試著深化個體與社會的連結。而這場歐洲的遊歷,也讓他希望透過FabLab實現結合科技、創意與社會實踐的想像更加具體而明朗。


展中的作品Stranger Visions,這個臉部模型是用丟棄路邊口香糖上的DNA資料所重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