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到歐洲audition,我想說的是…….
2014
10
04
文|鄞廷安
有別於現在所風行的背包客自助旅行,舞者得比一般旅人更加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有時因應甄選資訊或通知的臨時更新,也無法時時以最低預算做考量

BXL舞團徵選現場

二零一三年的一月十九號,經歷了十多小時的飛行與兩次轉機,終於降落在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逼近零度的氣溫將腦子凍壞了,無暇欣賞難得一見的白雪景緻,理智只徘徊在必須做決定的意志與無法具體執行的迴路中,在一片雪中,暫時失去了判斷能力,就這樣在機場外來來回回無目的的踱步了十多分鐘,仍到達不了要去的巴士站牌。那段幾乎空白的記憶,經過幾次向人敘述,幾次轉成文字,終於有了一點類似記憶的輪廓,然而就算無法完整描述,一閉上眼,仍可想起當時身體是如何被強烈地暴露在未知之中。也許那時的我還無法察覺,這一切異國風情,即將在旅途之間,逐漸變成眼前現實,並在更久以後,以別種形式與樣貌,展開在生命裡,不停地延伸。


只要稍微搜尋,網路上有非常豐富而專業的自助旅行指南,但我自己認為,針對舞團甄選所進行的旅行規劃,其實仍有別於現在所風行的背包客自助旅行,舞者得比一般旅人更加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有時因應甄選資訊或通知的臨時更新,也無法時時以最低預算做考量。我自己離開台灣前,腦海只有一些粗糙的想法,有想看的東西,想去的城市,但並無法擬定任何具體的行程,畢竟不知道下一個甄選會在哪裡,只能見機行事,即便如此,大量蒐集各種資訊仍然是行前與旅途中最重要的事,對一個地方能有越完整的屬於你自己的想像,在下決定時,總有意想不到的踏實效果。


二零一三年的一月十九號,經歷了十多小時的飛行與兩次轉機,終於降落在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

關於我的行程,很幸運的,還在台灣時,就收到了第一個邀請函,是Jan Fabre在阿姆斯特丹的甄選,也因此至少可以決定降落的地點。繼阿姆斯特丹後,一連去了鹿特丹、海牙、布魯塞爾、柏林、倫敦、特拉維夫、馬德里、科隆、巴賽隆納、斯德哥爾摩。在柏林、倫敦、海牙、科隆和馬德里,很感謝有熟識的朋友或學長姊照應,除此之外,其他城市都以青年旅館為主要的住宿方案。


第一間下榻的青年旅館(hostel) Shelter Jordan,18-beds & shared bathroom一晚十四歐,折合台幣約六百元,是當時在阿姆斯特丹所能找到最便宜的住宿地點。在預訂青年旅館時,除了最基本的衛生與安全、地點與價格這幾個大項目外,有許多細節是很值得注意的,例如:盥洗用具需自行準備、部分hostel會要求旅客自己準備,或向旅館租用床單、是否附早餐?廚房、冰箱及簡單的廚具。Hostelworld是我最常用來搜尋住宿點的網站,資訊透明,評價數量夠大所以有相當實際的參考價值。除了青年旅館以外,背包客常用的沙發衝浪(couchsurfing)和近年來風行的airbnb,也都可以參考。在安排住宿時,事先確認好細節,以提早準備必需品,省去不必要的行李,一方面也可以讓自己處在舒適的休息環境,儲備體力以應付接下來的長途旅行。


除了熟識的朋友或學長姊照應之外,其他城市都以青年旅館為主要的住宿方案。圖為阿姆斯特丹的旅館。

關於住宿,後來在旅途中,也聽聞一些朋友事先在某個城市以短租(sublet)兩到三個月,再以此為據點四處移動的方式,這樣做的現實上的優勢是,趕火車方便許多,不必拖著家當到處跑,除此之外,能在歐洲某處暫時擁有一個穩定的栖身之地,確實是一個隨旅途而波動不止的情緒的依靠。

三個多月旅行下來,在嚴酷的冬天,完全未知的環境裡四處奔走,面對著陌生的人、城市、語言,以及所有規則與潛規則,每個人個性不同,自有不同的應對方式,但不管如何,這些都是得一一花上時間與精力去面對的,有具體事件反而還好,更感壓力的,反倒是某種隱形如氣味般的東西,只能努力感受,仔細辨別自己所仍相信,或即將相信的事。

面對著陌生的人、城市、語言,以及所有規則與潛規則,每個人個性不同,自有不同的應對方式。圖為假日的馬德里街道。

後記:深深感謝旅途中提供各種資源的所有前輩、學長姊還有朋友們!我的經驗值其實很基礎,僅藉由這篇文章簡單分享我個人的心得,如果有錯誤或遺漏的,也歡迎指教。

 

旅行資訊
背包客棧
歐洲自助旅行充電站
德國台灣同學會

甄選公告
http://dancingopportunities.com/
http://article19.co.uk/audition/
http://www.tanznetz.de/termine/auditions
 

各城市的舞蹈中心
維也納
漢堡
法蘭克福
布魯塞爾
阿姆斯特丹

住宿
青年旅館
各類型旅館
民宿
沙發衝浪

交通
德國鐵路
廉價航空搜尋引擎
EURAIL PASS

facebook相關專頁
簡良哲 Liang Che Chien
台灣人在歐洲
歐洲台灣鄉親福利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