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裡的故鄉味──林玉婷的蛋糕小築
2012
08
01
文|沈伯丞
如果城市是一棟又一棟的糖果屋集合,那麼人生便猶如童話般值得期待簡單的小確幸,而每一種生活況味,更值得細細品嘗與回味。林玉婷的糖果與蛋糕屋子,讓台南的城市生活猶如童話裡的蛋糕與糖果,甜美而值得品味。

前言

空氣中飄散著咖啡豆與焦糖的氣味,三、兩錯落的人群或倚、或靠地坐在沙發、木椅乃至於吧檯邊,這樣的咖啡屋很應景的描繪了南台灣大學城的暑期午後。這個瀰漫咖啡氣味與藝文氣息的文青咖啡似乎很應和今天要採訪的藝術家,不知是有意抑或無心,為了避開工作與居家合一的尷尬,林玉婷提出了這個建議。焦糖的甜味從烤布蕾的焦黃色的砂糖表面,慢慢地滲透至充滿著咖啡香的空氣中。在這個交雜著香、甜氣味乃至於城市人文氣質的空間裡,你似乎可以更深切地品味,那些有著蛋糕、甜點外觀的模型屋與娃娃屋。當電腦螢幕上閃過一棟又一棟甜點大小、造型、色彩乃至於深具味覺視感的「販厝」時,那些可愛、甜膩的外觀,彷彿帶出了那瀰漫在台灣人的透天厝與南方城市的景觀與空間裡的濃厚味覺記憶。點心屋裡那些甜膩、微苦、略酸的種種滋味,猶如女孩在城市不同角落裡所遭遇的種種人情與滋味,童話般的場景與造型,讓女孩的城市生活宛如色彩繽紛的綺想日記。當鐵窗化為一絲又一絲的糖霜飾條,當屋頂上的看板與招牌變成了蛋糕上的染色巧克力與糖片,當夜光暮色轉化為流瀉在白色海綿蛋糕上的巧克力醬時,真實生活裡的種種人生況味,似乎全成了可口地膩人的甜美,而這世界似乎也因為糖霜的渲染多了幾分的朦朧美。


 

一、小紅帽與城市童話

在依舊瀰漫著咖啡氣味的空間裡,林玉婷娓娓地談起了一個大學時代的戲做<小紅帽>,或許這場城市的童話性冒險,正是從那個大約一個手掌高的小紅帽開始的綺想。透過以影像記錄這個比藍色小精靈還要更迷你的小女孩,在城市的不同生活角落裡的狀態,藝術家讓陶土塑成的無辜天真臉龐,有了許許多多的故事得以想像與書寫。從創作者個人的藝術生命看,這個與在學同好所發起的戲做<小紅帽>,或許正是開啟創作者對城市的迷戀,從畫筆的客觀捕捉轉化為主觀的故事組構與角色參與。因為那個穿著紅色披風手掌般大小的女孩,城市的不同場景,建築的不同角落,而有了鮮活的生命故事。伴隨著創作者,作品<小紅帽>的每一個在場影像,都暗示著藝術家的城市漫遊與生活蹤跡。從小紅帽的紀實影像裡,城市開始成為林玉婷其創作童話的歷險場域,而個人生活裡的城市漫遊,則猶如童話裡的探險般多了幾許的驚奇與刺激。

二、糖果屋與城市想像

如果<小紅帽>讓林玉婷初次嚐到了在課堂作業外的「創作」感,那麼以奶油土為主要材料的作品<美好時光>則或許開始了創作者具有自覺性創作意識的藝術創作。「我從小就喜歡看一些食譜的書……」藝術家輕輕地說著自己的閱讀偏好,在陶土塑形時也嘗試著模擬出餅乾的質感來於是沿著「塑形」與「料理」的創作手法,其蛋糕建築,或許可以視為是創作者其「創作」態度臻於成熟時,對城市建築與空間的再書寫與轉譯的藝術計畫。甚或者說正是在林玉婷的<蛋糕-房子>系列中,一個真正當代意義的創作者,才正式的登場。

相對於<小紅帽>那遊戲性格中的偶然以及<美好時光>中對融合技法、作品以及生活真實的嘗試性與不確定,在<蛋糕-房子>系列中,我們看見的是一個專注於研究各式城市建築,特別是南台灣城市中泛稱「販厝」的透天房屋與低層公寓的生活景觀及造型的創作者,此外從此一系列的作品中,觀者甚至可以發現創作者對「蛋糕」味覺性視感的認真與透徹。透過結合不同的材料以及各種組合的手法,林玉婷甚且在作品中表演起起某種料理節目中最愛的「斷面秀」來顯現其蛋糕的「視真性」。而正是這個視覺上的真實性,讓觀者得以創造對於氣味與口味的想像。

此外相較於小尺寸的<小紅帽>的確營造了某種因尺寸差異而生成的緊張與歷險感,其或許僅僅是來自於創作者的戲做心態。<蛋糕-房子>系列的尺寸,卻明顯是藝術家特意為之的結果,對於「蛋糕」尺寸的堅持,除了讓觀者得以一眼認出「蛋糕」外,或許真正的意義更在於蛋糕尺寸的小建築其視覺上的「萌點」,更清楚對應了當代對「可愛」的想像,從而也更加深了創作中的「童話性」。而正是「萌」、「可愛」乃至於「童話性」,讓創作者的作品跳脫了過往當代藝術對城市的探討總帶有某種意識形態的批判,轉而訴諸某種生活的情感與回憶,正是這個甜膩的可愛質感,讓當代藝術裡的城市除了負面性的質疑與批判外,多了幾分值得咀嚼與回味的甜美生活況味。

三、味覺視感

在小說《追憶逝水年華》中,瑪德萊娜小蛋糕的氣味,誘發了主人翁一連串的回憶與生命故事。普魯斯特的文字充滿著嗅覺裡的記憶與想像,食物的氣味成為了作家創造綺想、虛構的感覺。或許正是在味蕾與嗅細胞的感覺地圖中,世界有著另一種清晰卻截然不同於雙眼的面貌,所以提供了創作者一個寬廣的探索空間。那些蛋糕、甜點的小屋作品,有著林玉婷對城市與建築氣息的綺想,在女孩的想像中,城市化身為一棟又一棟宛若童話的薑餅屋般的可愛小物,承載並收藏了女孩在水泥森林裡漫遊時的甜蜜到過度天真的想像。格林童話裡的薑餅屋投射了某種對富裕的想像與渴望,那麼自小生長的故鄉「台南」那豐厚的人情與美食氣味,或許便構成了藝術家心中以童話裡的薑餅屋所構築起的氣味空間。在林玉婷的蛋糕建築中,故鄉的記憶與氣味猶如童話裡的果屋,滿足了女孩心中每一個童話般的天真想像。

小結

「我並不是討厭這些亂亂的建築才做的,相反地我以為建築就是有了人味才有魅力……。」林玉婷娓娓地訴說著自己對城市景觀的看法,騎著車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讓她興起了創造城市輪廓線的想像,一排不同的蛋糕或高或低的錯落、排列,城市景觀的視覺凌亂,在味覺與嗅覺的感官地圖中,變成為味道豐富的人生盛宴。如果城市是一棟又一棟的糖果屋集合,那麼人生便猶如童話般值得期待簡單的小確幸,而每一種生活況味,更值得細細品嘗與回味。林玉婷的糖果與蛋糕屋子,讓台南的城市生活猶如童話裡的蛋糕與糖果,甜美而值得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