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的杏林劇場──紅鼻子醫生
2015
10
22
文|陳志芳
圖|沙丁龐客劇團提供
「讓醫院充滿笑聲─紅鼻子醫生計畫」希望透過小丑醫生於病房中的演出,能陪伴孩童渡過在醫療時期的疼痛與艱辛,並為此增添一點溫暖的氣息。

1998年由羅賓﹒威廉斯(Robin McLaurin Williams)主演的《心靈點滴》 (Patch Adams),是筆者生命中第一次和小丑醫生的相遇。

「紅鼻子醫生計畫」於今年七月進入台大兒童醫院病房試演,為孩童的治癒過程中帶來陪伴與歡笑。

沙丁龐客劇團團長馬照琪,2001年遠赴法國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École internationale de théâtre Jacques Lecoq)求學時,這是她第一次接觸小丑醫生,這樣難得的經驗在她的心中埋下了一粒細小卻別具意義的種子,2005年創立了「沙丁龐客劇團」,取自法文Saltimbanque,陸續發表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劇場作品,繁忙的劇團營運和創作使得她辛勞忙碌著。然而,在她的心中卻時常有一個掛念,碰巧聽聞小丑醫生組織「微笑醫生協會」 (Le Rire Medecin)在法國推出培訓課程,這個消息使得她內心的火種燃起了一絲希望,幾經奔波之後獲得國家藝術基金會及瑞信基金會鼎力襄助,下定決心暫停劇團庶務,赴法學習。

學成歸台後,馬照琪積極實現在台灣成立專業的小丑醫生組織,為了相關的培訓計畫,劇團租下位於公館的排練室,龐大的行政及培訓支出,成為組織成立最大的困難,雖然前方的路程艱難遙遠,但在今年四月,透過瑞信基金會執行長、台大兒童醫院兒童胸腔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協助,「紅鼻子醫生計畫」正式啟動,歷經了三個月的努力,終於在七月份開始進入台大兒童醫院病房試演,短短的幾個月,台大兒童醫院癌症病房在冰冷的氛圍中增添了一縷歡笑,陪伴孩童的除了治癒病痛的醫護人員,更多了療癒心靈的紅鼻子醫生。

談到「紅鼻子醫生計畫」,馬照琪說,她的出發點十分簡單,因為衷心喜愛小丑表演,期望讓表演不僅限於劇場空間,身為一個表演者,我珍惜和觀眾面對面的機會,把最喜歡的表演獻給最需要的小朋友。實際上,小丑醫生並不確切的是一種藝術治療,對象也不只侷限於受病痛磨折的兒童,在醫院裡照護的親屬和醫生、護士都存在於某程度的壓力之中,小丑醫生雖具有醫學相關的基礎知識,但卻不實行醫療行為,而在病理醫療的行為下,如何照顧這些人的心理,成為了重要的課題,這也是一個輕微卻非常重要的調劑,我們雖然不一定有長期住院治療的經驗,卻或多或少都有陪伴在病床邊照顧親人的時刻,當然,或者此刻你身旁的朋友正是在醫院中揮汗付出的某個人。筆者曾於去年返回家中照護癌末的父親,深刻體會著病痛之中對未知世界的無助和徬徨,但筆者想如果在絕望無助的時候能有小丑醫生的表演,想必能舒緩些情緒上的緊迫。

馬照琪回憶起在法國第一次接觸小丑醫生表演,由於現場衝擊太大她一時無法承受而下意識地後退,還好與他一起表演的小丑醫生撐住了她,這一個動作使得馬照琪從自己的情緒中走出,重新整頓情緒投入演出,她明白小丑醫生不只有熱愛表演,更需要健全的心理素質和良好的訓練。

小丑醫生透過徵選,最終選出7位進行培訓,進行一系列完整且專業的表演訓練。

在法國,微笑醫生協會成已經立24週年,職業的小丑醫生亦行之有年,透過健全的組織和行政支持,演員和醫院得以聯繫溝通,劇團積極一系列的說明會及工作坊,使台灣的民眾了解小丑醫生的重要性,歷經了醫院的試演,獲得了醫護人員、家屬以及小朋友的肯定和支持,小丑醫生透過徵選從百人選出35位辦理工作坊,選出7位進行培訓,透過完整的專業表演訓練,舉凡小丑表演、即興表演、肢體:默劇、鬧劇、舞台打鬥、音樂、肢體節奏、魔術、面具、操偶課程,除了加強小丑醫生的表演訓練,更著重在即興與反應的能力,期能在與孩子、家屬、醫護人員表演互動時能夠以各種不同的情況為其量身打造適切的表演。但光只有表演的技巧是不夠的,小丑醫生更需要有相當的醫療知識,這些重要的理論課程包含:基本衛教:醫療看護、病痛學、兒童與青少年發展心理學、醫學專業知識:癌症、血液遺傳症、厭食症、受虐兒、燒燙傷等、醫療體系認識、醫學理論、如何面對悲傷與死亡等靠成,以幫助他們在進入醫院時不影響醫療行為,且能適時洞察互動者的需求,在表演上能夠達到更好的效果。

目前,這七位小丑醫生進入醫院實習階段,除了透過觀察資深小丑表演、三人組小丑(一個學員搭配兩個資深小丑)、二人小組小丑(一個學員搭配一個資深小丑)、教練旁觀、給建議、給回饋報告、老師隨團觀察、打分數,在每一次的表演之前,小丑醫生需要在護理站進行「病情紀錄」以了解小朋友目前的最新狀況,作為小丑醫生的演出前準備,透過一週兩次的演出,完成醫院實習課程才能夠獲得決選成為小丑醫生的資格。

台大兒童醫院有一位讓馬照琪印象深刻的孩子,這個孩子在與小丑醫生的互動中扮演「大老闆」的角色,有一回小丑醫生表演時不小心將病房的門拆了下來,這個「大老闆」對小丑醫生處以巨額罰款,無奈之下小丑醫生只得求助護理站內的醫護人員代為求情,這一個表演使得醫院裡的每個人臉上都添上了燦爛的笑容,因為這樣的互動情誼,孩子每每期盼小丑醫生每週二次的到來,忘卻了病痛的苦楚,對於明天和未來的盼望及感情的寄託是小丑醫生在醫院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來自法國的小丑醫生Bob在表演中甚至跟醫護人員求婚,甚至還有醫護人員爭風吃醋的配合演出,醫護人員參與其中也能夠從容地面對工作上的壓力,在嚴謹的態度中展現詼諧的笑容,每每看見這樣的笑容馬照琪心中總是欣慰的。

馬照琪表示「之前我推動這個計劃是因為自己的熱情,現在則變成是一種責無旁貸的使命。」(註1)

這些笑容無時無刻都在激勵著馬照琪在台灣成立專業的小丑醫生機構的決心,不論如何困難,演出經費和行政費用多麼吃緊,這條路一定要繼續走下去。「還記得八月有一次,因為我身體不適,無法照預定計劃到醫院演出。但是我們心裡又掛記著醫院裡的小朋友,所以我與路克決定以我們自己個人的身份到醫院,去與家長與醫護人員聊聊,順便想瞭解一下家長對小丑醫生的看法,」馬照琪回憶道,「還記得一位媽媽跟我們說:『你們一定要繼續做下去。我兒子自從有了小丑醫生之後,整個人都開朗了起來!因為有你們,所以他現在精神變好了。他每天都在問,小丑醫生什麼時候再來?』聽著聽著,我眼眶濕潤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直接感受到來自家長的聲音,當下我的心境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之前我推動這個計劃是因為自己的熱情,現在則變成是一種責無旁貸的使命。」(註2)

小丑醫生於醫院中的演出片段。

因為知道不能停,今年八月劇團啟動了「讓醫院充滿笑聲─紅鼻子醫生計畫」群眾募資提案,籌措龐大的演出及行政費用。馬照琪知道推動專業且依此為職業的小丑醫生單靠沙丁龐客劇團、馬照琪的力量的確是特別艱辛的,夢想的路程雖然遙迢,如果這個簡單的夢想能夠帶給病床上的孩子、擔心守護的家人,以及費心照料的醫護人員,能稍稍緩和平靜病痛所帶來的憂慮煎熬,忘卻煩憂感受溫暖和笑聲,筆者想這個夢想雖然不大,卻需要更多人的支持和鼓勵,期盼長遠的未來能夠獲得更多的社會支持,好讓醫院不再是冰冷的白色世界,透過紅鼻子醫生計畫能夠將苦難的病痛化為溫暖且幸福的守望。

〔延伸閱讀〕
【感謝——當溫暖與微笑,成為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
【馬馬的第二封公開信——謝謝我們牽起彼此】

 

註1、註2│引用來源:沙丁龐客劇團【馬馬的一封公開信:拜託大家拉我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