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故事的人──剪輯師
2015
11
05
文|林珮芸
「剪輯師」決定了導演的成敗,也為影片增加了多元、客觀的視野;他是代表觀眾的第一雙眼,也是導演的心腹夥伴,為導演講出內心深處的弦外之意。

「我願意讓剪輯師進入我內心最深處的世界。在那裡,導演可以脆弱、可以信任。對我來說,最好的剪輯師是可以提供不一樣觀點的人。」──紀錄片導演賀照緹

「很多年以後,我才學會不干涉剪輯師的工作,不伸出手給出導演的意見。」──紀錄片導演張釗維

「剪輯師」決定了導演的成敗,也為影片增加了多元、客觀的視野;他是代表觀眾的第一雙眼,也是導演的心腹夥伴,為導演講出內心深處的弦外之意。

為協助國內紀錄片工作者蓄積創作能量、開拓嶄新的創作思維觀點,國藝會與 CNEX 共同舉辦【紀錄片國際網絡發展平台:導演人才國際發展計畫】剪輯工作坊專題講座,由賀照緹導演、張釗維導演及響譽國際的華人剪輯師錢孝貞 (Jean Tsien) 暢談剪輯大小事,邀請對剪輯有興趣的人一起來認識這個幕後重要的工作推手。

【紀錄片國際網絡發展平台:導演人才國際發展計畫】由國藝會與CNEX共同合作舉辦。

剪輯師的國際之路:用「心」溝通

錢孝貞是美國電影剪輯師協會ACE (American Cinema Editor) 的榮譽會員,更是目前 ACE 唯一一位華人女剪輯師。超過三十年的工作經驗,與國際多位導演合作,深深認為要剪出好的影片,重要的不是技術或畫面,而是剪輯師的「心」。一頭俐落的短髮,不厭其煩地和在座分享要如何熱愛剪輯師的工作,為這個原本不受重視的職位找到豐沛的熱情和活力。

錢孝貞說:「我是剪 16 釐米出生,原本我想當攝影師,因緣際會走上剪輯之路,從此再也沒有換過工作,而且一直維持接案生活,從沒上過一天班。」錢孝貞 11 歲移居美國,英語程度不佳,功課總是落後,但卻學習到如何用「心」和人溝通,日後即便是接到不同文化、語言的紀錄片,都可以用相同的態度工作。

每一個剪輯的選擇都是一個決定性的關鍵。受到錢孝貞啟發很多的賀照緹說:「Jean 有國際的視野,她有我們較缺乏的影像語彙,對台灣導演而言,國際的觀點是很重樣要的刺激。」面對多元的紀錄片市場,如何找到普同性的經驗是很重要的,當影片的主題想要與國際觀眾對話時,要設想國外的觀眾如何理解來自這片土地的故事。換句話說,若導演想要面對的是國際觀眾,選用的影像語彙、敘事方式便需要有不同的思考。

當日參與座談之講師(左起):張釗維、錢孝貞、賀照緹。

剪輯工作的「4C」守則

當年錢孝貞在紐約大學主修電影,原本立志成為攝影師的她,大學時上了一堂剪接課,老師在課堂上放映《我倆沒有明天》 (Bonnie and Clyde) 並逐鏡分析,讓錢孝貞初次體會到剪輯的魔力,給了她很大的啟發。30 年前大學剛畢業的錢孝貞,在紐約認識了人類學影像工作者胡台麗,並協助胡導演補拍《神祖之靈歸來:排灣族五年祭》,擔任剪輯師,為當時台灣排灣族部落保存了珍貴的影像記錄,更獲得瑪格麗特米德紀錄片影展 (Margaret Mead Film Festival) 青睞,可說是台灣第一部登上國際的紀錄片。

錢孝貞引述李安導演曾和她說過的話:「中國人都是天生的剪輯師」,因為中文是用組合文字,「組合」說好一個故事便是剪輯師的任務。相對於劇情片,錢孝貞較偏愛剪輯紀錄片,因為無法預知結果。錢孝貞比喻剪輯師就像鑽石雕刻家,並將衡量鑽石價值的「4C」標準用來比喻剪輯工作守則:color (顏色)-要注意影像的色彩;clarify (淨度)-故事說的是否清晰;cut (切工)-剪輯點的決定,如何取捨留下菁華;carat (克拉)-以鑽石的重量比喻影片的長度,並不是大的鑽石才有價值,小的鑽石就如同短片,也能創造不同的美感。

透過講座,主辦單位希冀能為國內紀錄片工作者蓄積創作能量、開拓嶄新的創作觀點與思維。

剪輯師之眼:第一個觀眾的視角

錢孝貞認為好的影片是「To laugh, to cry, to educate」,讓觀眾笑、讓觀眾感動,並從中得到收穫。不能讓觀眾覺得無聊是最重要的條件。表面上看來剪輯師是為導演服務,但進一步來說,剪輯的目的是找出導演的盲點,成為觀眾之前的第一道防線。錢孝貞笑笑說:「我不喜歡讓博士生來剪,如果可以的話我最喜歡讓大學生或高中生剪輯,因為他們的眼光最接近一般觀眾」。

許多導演因長期與被攝者相處,過度沉浸在故事中,剪輯師反而能提供較客觀的角度。賀照緹就提到,有時在後製期剪輯師會說「我看不懂」,這是很重要的訊息,因為剪輯師代表的是第一個觀眾的視角,導演應該要追究導致觀眾看不懂的背後原因是什麼。這過程需要不斷鑽研、不斷磨銳,而剪輯師即是最能幫助導演梳理敘事結構、釐清主題的幫手。

賀照緹和剪輯師的合作經驗中,發現有些剪輯師需要導演在後製期時提出剪接結構,有些則需要很大的獨立空間,由導演提供所有素材,待剪輯師閉關一段時間後再剪出一個版本讓導演看。無論如何,這些過程中難免會有意見相左的情況,此時導演和剪輯師間信任的合作關係,與互相尊重彼此的專業,是讓工作順利進行的不二法門。

賀照緹說:「導演和剪輯師對影片有不同的看法或爭辯,通常對作品是很好的,會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影片不能只呈現角色人物的狀態,更要呈現狀態背後要表達的議題;也因此,導演的觀點如何表述,便是創作過程中最困難的一環,也是剪輯師可以協助導演的地方。在相互拉扯又彼此信任的關係基礎下,導演不可迴避該承擔的責任,但也需要給予剪輯師充分發揮的空間。

參加者與講師展開熱烈的對談與交流。

剪輯要點:找到令人眼睛發亮的瞬間

身為專業剪輯師,錢孝貞一次專心一部片,但結束了就是結束了,每一天都用新的眼光看影片。對剪輯師來說,不間斷「找到感動的一刻」、「選擇令人眼睛發亮的瞬間」是重要的。偶爾會遇到心中沒有共鳴的影片,這時候保持一種遠觀、中立的角度,反而更容易抓出感動的一瞬間。

許多人夢想可以當導演,但或許剪輯師是另一個可以發光、發熱的機會。錢孝貞說「剪輯師是找故事的人」,站在影像創作與觀眾之間,緊緊抓住全世界皆可感同身受的普同性經驗,畢竟關於愛、熱情、勇敢、堅韌、努力生存的這些關鍵字,世界每一個角落的人都可以聽得懂!

JEAN TSIEN錢孝貞|剪輯師

出生於台灣、定居於紐約的錢孝貞,擔任紀錄片剪輯師、製作人與顧問已達三十年時光。

錢孝貞首次操刀剪輯《Something Within Me》就於1993日舞影展中獲得三項獎項。她最知名的剪輯作品包括:《斯科茨伯勒: 美國的悲劇》(獲2001奧斯卡金像獎提名);三部榮獲皮博迪獎的影片:《民權鬥士:馬爾科姆傳》、《Travis》、《太陽能媽媽》;《請為我投票》(2008獲選格利爾森獎中最具娛樂性的紀錄片);《南方小雞:閉嘴只唱》(獲邀至白宮舉行特映會)。 錢孝貞擔任製作及剪輯《誠徵司機》工作,此片主題為紐約計程車司機。她同時擔任英國廣播電視公司故事村《寰宇故事》、美國公共電視《風暴者》的監製。錢孝貞也替多部得獎影片擔任顧問,其中包括:《放棄明天?》、《媽咪我愛你》、《不如跳舞》及《禁聲》。 錢孝貞由衷相信輔導與培育新興人才的重要。她自2010年開始在日舞協會的故事與剪輯實驗室擔任剪輯顧問。錢孝貞為美國電影剪輯師會成員,對於電影剪輯工作者來說這是一份擁有社會榮譽的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