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怡芬的維也納日常
2014
08
04
文|洪瑞薇
圖|董怡芬
自六月底飛出台灣以後,她已走過了法國的蒙貝利耶和巴黎、踅了一趟瑞典,此刻待在奧地利維也納,接下來還會往德國的弗萊貝格、柏林和杜塞道夫跑

董怡芬待在維也納的第十天,我為了這個「海外打卡」企劃的採訪任務和她通上了Skype。她的聲音很爽朗,有一種明亮的氣氛透過話筒源源地送過來,聽不出一點長旅可能積累的疲憊。

自六月底飛出台灣以後,她已走過了法國的蒙貝利耶和巴黎、踅了一趟瑞典,此刻待在奧地利維也納,接下來還會往德國的弗萊貝格、柏林和杜塞道夫跑。把這些歐洲地圖上的小點串起來的線索是舞蹈,她申請到了羅曼菲獎助金,打算造訪幾個嚮往已久的舞蹈節,灌溉一下長期折返在表演和教學之間的「有點乾枯的自己」。

Alain Platel的舞團的演出海報,玻璃反射了美麗的維也納街景。

如廠房一樣巨大的workshop studio,「上起課來很過癮」怡芬說。

維也納這一站的大重點是全歐洲規模最大的舞蹈文化慶典ImPulsTanz,於是在這通越洋電話的一開始,我們正經八百地談了好一會兒這個歷史悠久的舞蹈節。途中我念頭一轉,決定改問些不正經的問題引她走上岔路,畢竟ImPulsTanz的歷史可能點一點滑鼠就能夠曉得,而我其實更想知道的是,創作者們老在外頭跑來跑去,究竟都看了聽了做了感受了些什麼。以下便是怡芬告訴我的,她的「維也納日常」:

01.(有如學生般的)每日行程

7點半起床→自製早餐和午餐(在台灣壓根就不會做這種事)→搭電車到城市邊邊的ImPulsTanz舉辦地→上午的工作坊→午休(在園區的小游泳池池畔,邊吃午餐邊和人聊天,或乾脆躺在海灘椅上小憩)→下午的工作坊→看表演或其它


02.ImPulsTanz的樣子

那是維也納市郊的一個很大的園區,平常提供給opera theater做為try out場景或者排練,裡頭有許多像是廠房般巨大的教室。ImPulsTanz期間這裡從早到晚排滿了舞蹈課,十幾間教室同時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師開設的課程在發生。這是我非常想來的原因。


董怡芬在ImPulsTanz。

03.一堂用骷髏上的課

這堂叫做Axis Syllabus的課,每次開始時老師Kira Kirsch都會先拿出一個骷髏,解釋今天要研究的是身體的哪個部分。這堂課帶我們從解剖學的概念去觀察身體,想像當我們撇開肌肉跟旁邊的組織,我們的骨頭是怎麼活動的。當用這樣的方式重新去理解身體、知道自己的骨骼和身體是如何被使用的時候,你的舞蹈就有機會走得很深,不會再局限於那些很表象的動作。


04.一堂教人Becoming Animal的課

來自巴西的老師Bruno Caverna其實也不是要大家變得很像動物,主要是提醒我們找回身上的動物性。課裡有蠻多的雙人練習,類似太極的概念,所有的東西都要從你的中心出發,當中心穩定了,然後把力量傳送給對方的時候,那個力量是很巨大的,看起來像是兩個人在打架,可是都不會受傷。當大家在兩兩即興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像在看Discovery,像是獅子或老虎在玩,很柔軟,同時又很有力量。

我選的課都是這種比較偏觀念的,而不是要來學一個什麼技巧。我覺得得到了這些身體的觀念之後,其實可以應用在更多的層面上,對我來說這個好像比較有趣。


05.看演出的夢幻清單

今年的節目蠻豐富的,像DV8的新作就讓我很興奮,前幾天也看了布拉德勒(Alain Platel)的舞團的TAUBERBACH表演,真的很喜歡,傑宏貝爾(Jérôme Bel)的演出我也相當期待。DV8來演出外,也同時會給工作坊以及順便audition。除此之外,楊法布爾(Jan Fabre)也會來徵選舞者。所以我很鼓勵年輕舞者來。


06.很維也納的一個moment

某天煮飯時看到房東放在廚房裡的音響,我就把它打開來,剛好是古典樂的廣播。然後我發現自己好沉浸在那個狀態喔,哇,維也納耶。在台灣根本沒有想過要在廚房放音樂,原來邊煮飯邊聽音樂,會讓我的心情改變這麼大,那個moment我真的有被感動到。


07.翻轉中的旅行的意義

以前出國總是很興奮,很期待又要認識新國家,現在就比較靠緣份,譬如受邀去演出,順便認識那個地方,我覺得這樣很棒,不用是很刻意的。以往的那種興奮,興奮的同時,身體其實很疲憊,而後越來越覺得,那種興奮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比較實質的對自己有很大的impact,可以留得下來的那種。

去年做的作品《我不在這》算是對過去國外流浪的總結,不代表以後不再出去,但是心態可能不一樣了。以前的那種流浪的狀態,吸收很多的同時,其實也充滿了不安和焦慮,我現在比較調整到一個狀態是,我一定要很明白出去的理由。這些年跑過了許多地方,身體在不同的旅程當中有了不同的轉變,如今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可以更誠懇的去接收很多的可能性。

ImPulsTanz的課,幾乎每天都會有畫家在旁邊速寫,有天下午怡芬的膝蓋不舒服,坐在旁邊看課的她,成了畫家筆下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