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新人新視野 舞蹈音樂組 張堅豪
2012
11
02
文|杜盈瑩
圖|張堅豪
因為舞蹈,讓我們相聚一起 台灣舞蹈界裡有很多家族,像是世襲制的藝術血脈相傳,不過像是堅豪一家這樣,四位兄弟都在學舞,還真是難得少見。

因為舞蹈,讓我們相聚一起

台灣舞蹈界裡有很多家族,像是世襲制的藝術血脈相傳,不過像是堅豪一家這樣,四位兄弟都在學舞,還真是難得少見。

四兄弟從外表到名字,不讓人將他們連成一線都很難。雖然一家人都在同一學校、同一領域,但是各有獨自的工作圈,加上工作與學業忙碌,其實相見的機會很少。他們往往是從朋友口中得到彼此的近況,這份隱約的疏離感,一直讓堅豪掛念在心,「既然我們都在幫別人跳舞與編舞,那為什麼不成立自己的舞團?這樣一起工作,讓我們可以聚在一起!」長弓舞蹈劇場就這樣成立了。

三兄弟於作品合體排練中。

舞團像是一條線,把兄弟們又串在一起,然後織成一片網;他們各有所長,各司其職。身為長子的堅豪,不免還是會扮演舞團中分析者與決策者的角色,但也因為很了解彼此的個性與工作方式,當意見相左時,他們選擇相互體諒與包容,永遠是給予最多的支持與開放的空間,即便那「空間」永無止盡。今年新人新視野和舞團演出時間相近,雙雙首演,堅豪倍感壓力「如果沒有家人的支持,我想我很難堅持下去。」

帶著走的身體

其實堅豪剛從學校畢時,他非常熱血的心非常明確,只想當一位舞者,從沒想過編舞創作這一條路。他有機會到國外參加藝術節、與外國編舞者工作,回台灣後也繼續跟許多國內編舞家合作。他想當一名舞者的心其實沒有變,只是在這些經驗累積後,一個想法突然湧上心頭,「當我跟這麼多編舞家工作後,接觸了很多不同的思考面向與身體表演,這些經驗是隨著演出結束就消失了嗎?有什麼留在我身上?」於是,堅豪開始思考自己的跳舞方式,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使用跟之前有所不同。「但我到底轉變成哪一個樣子?是否不屬於某個編舞家,『它』屬於我自己!」在這樣的思考下,堅豪不為任何比賽或是計畫補助而創作,而是為找尋自己的身體而開始創作獨舞。

後來這支獨舞《下一個身體》獲選至香港「中國舞蹈向前看」演出,接著到了新人新視野的專案申請,堅豪覺得一個人跳舞又作相同的作品,似乎有點無趣,那就找兩位弟弟們一起加入吧!「但是他們加入對我及作品而言並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我們將藉由作品溝通及分享。」

三兄弟於作品合體排練中。

異中求同的《合體》默契

這次的創作,堅豪還是以找尋「身體動的可能」為出發點,但他也開始思考,弟弟們的加入,與之前獨自一人創作獨舞時,究竟有何不同?堅豪希望三個人在舞作中有著各自的獨特性,但也需要有「一致性」。這一致性並非動作的整齊或是復刻,而是想法上的求同。或許是排行家中老大的角色關係,堅豪也說出他的期許,希望弟弟們在作品中不要變成機器人,照本宣科的一味模仿動作,而是在共同創作的過程中,大家都可以有所成長與獲得。

不過雖然身為家中長子,今年也獲選今年新人的創作補助肯定,但堅豪還是靦腆的笑著說「其實我真的不敢在別人面前說,我會編舞,我都還是會說自己是舞者, 只是這次將試著在舞台上,跟觀眾們說堅豪的話。」

離開地面的可能性、身體失衡中尋找律動、戶外即興拍攝、即興尋找身體。

三個兄弟

「我的舞意很簡單,就是這個!我希望帶領觀眾們也感受到,我跟弟弟們一起出現在舞台上這件事有多重要。」在這次的編舞裡,堅豪也發現,想要用動作來表達一件事情時,那真的很難。雖然舞意很簡單,但其實想要說的,卻多過於這個。堅豪希望打破觀眾第一眼看見三兄弟同台,浮現「很會跳舞的三個人」的想法。三個人所共有的默契,是他們想要讓觀眾看到的,那種不可分離的、三個人的關係,堅豪希望大家可以看到他所營造的過程,而並非最終的那個結果。

這次三人共同擁有的一個重要交集,是所選取的音樂。堅豪選用了碧娜.鮑許(Pina Bausch, 1940-2009)曾經使用過的音樂編舞,曾有老師建議他換掉,因為包袱太重,很難不讓人與大師的作品連結,進而相互比較。不過對於堅豪而言,這音樂正是三兄弟的默契所在,他也不認為與大師連結對作品會有甚麼影響,因為這是他的詮釋與編舞,就是屬於他的作品。堅豪想要打破這樣對音樂的刻板印象。

即興尋找身體、戶外即興拍攝、身體失衡中尋找律動、離開地面的可能性。

我的想法,我的作品,我的發聲;所以我創作

採訪的前一天,堅豪剛與幾位好友聊到台灣舞蹈的現況,談話中討論著是否有能力可以改變什麼。一向安靜、靦腆的堅豪,說他當下並沒有表示太多的意見,只是默默聽著朋友們的對談。但這些想法其實也滲進他的心裡。他認為其實他所屬的這世代,「改變」一直都存在,也正進行著;「我們透過表演、作品發聲,當有人給我們意見時,我並非死腦筋不聽取老師或前輩意見,只是我們似乎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也藉由這次“新人”“新視野”這個機會與舞台,找尋是否有另一種看舞的角度。舞蹈對我來說,是藉由作品表達我的思考,某一部份,就是想要堅持我自己的初衷,因為那就是我!」

「我們不是不關心,就是因為我們關心,所以我們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