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第1期 】

回到家,從一個老城市出發──台南

文/洪菁珮

回鄉,是因為有一個「家」在那裡。家讓你依靠、給你穩定,從心理上或是實質的經濟層面上都是如此。而這個簡單的道理,便是回鄉的理由,說穿了其實並不不偉大。
這幾年的台南很夯,藝術或生活小店遍地開花,和那些堅持傳統的老店相應。濃厚的舊城味添上新氣息,復古與創新,對都會區遊客來說特別迷人。
 
創新小店怎麼出現的呢?大都市人口過度飽和、資本市場的擠壓,讓部分受薪階級決定從公司出走,選擇到台南創業、定居;也有外出求學就業的台南子弟回鄉生活。南部工作機會相對的少,微型創業變成為一項選擇。
 
回鄉,是因為有一個「家」在那裡。家讓你依靠、給你穩定,從心理上或是實質的經濟層面上都是如此。而這個簡單的道理,便是回鄉的理由,說穿了其實並不不偉大。


↑ 左:鳳凰特區刻意選擇在神農街尾端、門口需由後巷口進出,以隔絕遊客人潮。(攝影/洪菁珮)
     中:鳳凰特區一樓展覽空間。子喻說,除了歡迎台南關心藝文的人士來訪,更希望讓當地民眾
             可以看見更多元的藝術。(攝影/洪菁珮)
     右:開幕當時,小樹的母親親手栽植的鳳凰樹,如今已經長到2公尺高。(攝影/洪菁珮)
 
魏子喻的說法是:「家裡是人生最後一道防線」。當我們在外受傷了,只要踏上返鄉的車,回到熟悉而溫暖的家便能獲得療癒;但假如我們在家鄉受了傷,還能回去哪裡呢?聽起來很有道理,或許這也是多人遲遲無法決定「退守」回故鄉基地的原因之一吧!然而相反的,子喻卻看見回鄉工作相對的「主場優勢」。台南不僅租金、水電等開支較便宜,「有家裡的支持,能減輕繁雜的家務與經濟壓力,我可以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想做的事情上面」。
 
17歲就離開台南北上求學的子喻,從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後,結識了台南幾個致力於藝術創作的同好們,並在畫室工作期間認識後來一同創立「鳳凰特區」的小樹。
 
「鳳凰特區」是一個包含了創作空間、展覽、與教學的多種可能性的獨特的小所在。子喻與小樹所經營的畫室,基於他們對美術學習與空間的想望,呈現出截然不同一般畫室的風格。相較於制式的美術課程,這裡大部分的課程都是客製化設計,依據學習者的需求與興趣一對一上課,也十分重視教與學之間的理解與討論。
 
採訪當天,上課的學生是一位美甲師,為了突破在她工作職場上的瓶頸,而到此學習。因此,她作畫的媒材並不是水彩畫布,而是水晶指甲。子喻的另一位學生,是一個完全沒有繪畫基礎的碗粿店大哥,由於他的期望是退休後可以到處去寫生,因此子喻設計了一連串的課程,讓他一點點開始建立與累積寫實繪畫的能力。
 
我想,在這裡學畫畫真是一件單純的事。為了另一位女孩指尖上美麗的圖案、為了將所見的美景紀錄與分享、為了翻轉疲乏的生活中一點令人微笑的美好,藝術不就應該這麼簡單嗎?


↑ 左:二樓畫室空間一隅。牆上懸掛的是魏子喻的作品。(攝影/洪菁珮)
     右:策展與教學的同時,子喻一邊仍持續創作,為策劃中的個展努力。(攝影/洪菁珮)
 
因對西班牙懷抱著憧憬,子喻曾經到西班牙旅行一年,後來子喻也發現到「其實台南的生活方式及步調與歐洲是非常雷同的。」除了環境以外,更重要的是這裡才是「家」的所在。從過去的不理解到支持,「家人的認同的感覺,是做這件事情最大的收穫!」。
 
另一個案例「醇釀設計團隊工作室」的謝耀哲,則是畢業後先在台北從事設計工作及創設工作室,但龐大的開支與案源的不穩定,讓他很快的面臨經營的窘境。為了堅持想做的事並平衡經濟的壓力,只好選擇回鄉經營工作室。
 
雖然相較於南部緩慢的生活步調,耀哲更喜歡大城市快速、資訊充分與便利的特點。但回台南重新出發,卻成為他事業上的契機。初回鄉時,耀哲一步一腳印開發新客戶,並從台南的在地業者開始做起,設計包括關廟麵、鳳梨酥、花生等特產包裝。
 
由台灣特產開始,耀哲漸漸找到業務起步的主軸。他為台東楊記地瓜酥作的包裝設計,以舊報紙為設計概念,是他回想起小時候焢蕃薯土窯時,報紙往往是實用的好材料,用來點火、搧風、鋪坐,最後包著吃不完的蕃薯分送給鄰居的記憶。又或者,關廟在地產區的鳳梨酥,採用地名由來的關公的形象,轉個彎突顯出產品的在地性,也間接使消費者了解地方歷史。
 
毋寧說業務方向與他的回鄉生活貼近,我想應該是台南鄉間的緩慢步調,讓他更容易找回在鄉下成長的庶民生活經驗吧。他運用這些台灣人共同的生活經歷,再與當地文化相結合,並設計相應的特產包裝,找出台灣土地之味。


↑ 左:醇釀設計為台東〈楊記家傳地瓜酥〉做的包裝。(醇釀設計團隊工作室提供)
     右:國藝會藝集棒台南文化旅遊,由醇釀設計的隨身袋,結合藝術家郭芃君的作品、
             由在地帆布業者手工製作。(醇釀設計團隊工作室提供)
 
問到他是否會因為地理位置、交通不便而影響客戶開發?耀哲說,現在通訊發達,所以完全不用擔心;甚至回鄉之後,工作室的營運遠遠比在台北時還穩定。
 
如果在此做個小結,或許是個簡單又恆常的定律:擇定一個基地、從一件專注而有興趣的事做起。
 
呂偉正,因為家庭的因素,在22歲年紀輕輕的便接下了連晟旅行社董事長的職位。29歲的年紀應該還要帶點反叛性、喜愛遊玩出走才是,卻是個堅持台南在地的保守派。
 
求學開始就對文化藝術一直保持興趣的偉正,決定把老房子作為旅行社辦公室。室內空間讓出一大塊提供展覽參觀、客戶休息使用,再加上悉心收藏的舊傢俱擺設,讓這裡散發出與其他旅行社不一樣文化氣息。


↑ 左:連晟旅行社的牆上,斗大醒目的字傳達連晟用心關注的「臺南」與「府城文化」,書法由
          全美戲院電影看板畫師顏振發先生所揮毫。(攝影/洪菁珮)
     右:連晟旅行社接待暨展覽空間,十分懷舊家常。(攝影/洪菁珮)
 
2010年開始,偉正規劃一連串不同主題的臺南文化推廣活動:散步安平、水仙宮傳奇、絕代風華末廣町….,具體而微的小散步,就像是小時候一步步一點點的闖關冒險,把他從小在街市、廟口遊玩的記憶,分享給參加的遊客。在帶領參與者的同時,自己也展開一連串的對臺南的探索。
 
即使國內旅遊目前並非連晟主要業績來源,但是偉正還是繼續默默堅持耕耘在地文化旅遊。也或許因為連晟的理念與對地方的熟悉度,2011年國藝會的藝集棒專案文化旅遊首條路線─台南,便邀請連晟旅遊做協助規劃與在地執行。
 
回鄉,三位七年級的青年,得以在家鄉實踐抱負。現在的台南正在經歷一場改變,許多島內移民來此的外地人,為台南帶來了新的潮流與刺激。對許多台南人來說,保留舊傳統的要素之ㄧ是必要的封閉與保守,而新的移民、創業及觀光熱潮,或許可以促成更正面的交流,並鼓勵在地居民更積極面對地方文化。正如我們對所有新潮事物的理解,風潮終會逝去,能扎根於土地上的才能留存下來。家鄉也才會更值得新舊台南人維護成長。畢竟,人,才是一個城市最美的風景、才是最令回鄉者眷戀的理由。


↑ 左:2012年3月連晟旅遊舉辦的「深根府城散步臺南」。(連晟旅遊提供)
     右:台南新舊交疊的巷弄風景總是令人著迷(攝影/複氧)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