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第5期

改版——我想重做的作品(上)

編輯台的話
 

改版,不意味著全盤否定過去、砍掉重練,而是在既有的基礎之上,尋思如何可能更好。

《國藝會線上誌》的改版工事進行中,藉著這樣的時刻,我們以「改版——我想重做的作品」為題規劃兩期專輯,在這一期中,我們向不同領域的藝術創作者提出邀約,期待他們從個人的角度出發,回望創作生涯中的某件作品,檢視當時的自己和創作形成的背景,並且思考:假如現在有機會再來一次,它的樣子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接題者包含了紀錄片導演李家驊、詩人崔舜華、編舞家姚淑芬、劇場導演符宏征、作曲家趙菁文和藝術家蔡海如,他們的答覆毫不受控,卻又令人驚喜。我們似也從中,捕捉到了一些台灣創作者的處境與樣態。

01 /
李家驊:「我想重做的作品」其實是個太奢侈的命題

每一次拍片,最後好像都是抱著「悔恨」離開題目的。但也是在這一次又一次的「悔恨」中,讓我真正明白,每一個按下攝影機開關的瞬間,我都應該加倍謹慎。

02 /
崔舜華:我絕對是悔其少作悔到不行的那種類型

我明白自己絕對是悔其少作悔到不行的那種類型──對於自己的詩集,我連翻讀都不忍心,有時候為了寫稿或演講等需要,不得不從書架上最邊緣處抽出書來,按著頁碼速速翻到查閱的那一頁,像從懸崖邊緣拖起一個微光將滅的記憶。

03 /
姚淑芬:噤聲.近身——在創作中遊走,是不願重複自己踏過的祕境足跡

破除慣性是我從事創作以來堅持的態度,形式不是重點,場域亦不是,劇場、美術館、地鐵月台都可以是創作意念存在的空間,遊走在劇場和非劇場之間,無非是不想滯留原地,不願重複自己踏過的祕境足跡。

04 /
符宏征:從《戰》到《戰+》,繼續拚搏第十年

從《戰》走到《戰+》經過十年,每一次的改版都是某種「順勢而為」,而作品又在這每次的改版微微轉向,彷彿作品也在為它的生命開展不同可能,同時也為我創造不同的動力想一直探究出下一個可能性……

05 /
趙菁文:我改寫我自己……相信音樂還可以做好多事

改寫、進展、重新審視,「過往」原本就應該被吸收,或是被排斥。對我而言,會去不斷改寫的原因,應該是隨著人生的領悟,看著音樂與這個世界的關聯與演變而生。

06 /
蔡海如:生命本身就是在不斷改版的過程,所以我沒有需要重做的作品

在每個不斷穿越藝術及比藝術更遼闊無邊的真實生活經驗的許多「後來」,我早已針對每個「之前」創作的感知與面貌,進行一次次地自我推翻和重來,甚至也曾一度推翻過在我生命中占如此重要地位的藝術創作本身……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