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月號 - 【新人新視野十年特輯1】來!赴今年的宴!──2017新人新視野 】

進入高詠婕的夢遊世界,來場《高明的前戲》

文/謝繕聯

「殘忍的是環境?還是我們?輿論只是一種藉口,身體的本能才是真切的。」


《高明的前戲》利用戲謔的演出形式去突顯人性的殘酷與內在矛盾,高永婕希望透過此作將能塑造出身體的獨立語彙,找出身體企圖的出發點。
看到《高明的前戲》這個標題,是否也讓您的視線多停留了兩秒鐘呢?想像在腦海中翻滾激起了好奇心、引發了窺視慾,忍不住向下了解字面的「前戲」是否就是我們理解的「前戲」?「我很喜歡觀察人性,感受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而人性總是脫離不了腥羶色,正如一說到『前戲』,就很容易引起關注。」編舞家高詠婕說,她將自己化身為窺管,穿梭在網路世界和真實中,從人們的行為滲透入思想,漸漸發現除去身分地位後,人類共有的孤寂、慾望與群體間的關係...。

高詠婕多以較為直覺及畫面性的舞蹈劇場作為創作方式。

「希望大家不要再說看不懂舞蹈了!」為了讓大家更「身歷其境」的感受舞蹈,詠婕將整個表演廳變成劇場,故意以「Peeping Tom(偷窺狂)」的角度來處理觀眾視角,卻又巧妙的設計橋段將觀眾的真實情緒拉到視角之前,不覺融入舞蹈中,等到我們察覺時,才發現坐在觀眾席中的自己已無法置身事外,只能和舞者們一起完成一場華麗而頹靡的派對。
自溺的肉身──你,敢與眾不同嗎?

舞者們癱軟在大型充氣泳圈中,宛如培養皿中的細胞,混沌地蠕動著。

《高明的前戲》就像一朵燦爛的花,盛開到最滿之後逐漸走向凋萎,濃郁花香也被腐敗的氣息取代,瀰漫在整個表演廳中,直抵觀眾的內心。

為了呈現原始的肉胎樣態,在《高明的前戲》中舞者們必須裸露上身,詠婕也為此花了不少時間尋找舞者,而最後她也邀請了兩位非舞蹈背景的舞者加入演出,「有時候非科班出身的舞者因為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反而更可以激發出真實的狀態。」在排練時永婕並不會把每一段的動作都設計到滿,而是跟舞者們溝通每一段的情境,讓他們找到自己的情緒,也因此每個動作都是舞者最真切的反應。

一開場,舞者們癱軟在大型充氣泳圈中,宛如培養皿中的細胞,沒有思想也沒有性別,混沌地蠕動著,一起在球池中優游著,隨著滿溢出來的「水」流散到外界,開始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的刺激,戴上象徵獨角獸頭套的瞬間就像觸電一樣產生了意識,但也發現自己和主流間的差異,這時你會選擇跳出來還是脫掉頭套繼續隨波逐流呢?「我故意打造一個超現實的場景,也特別選用獨角獸這種似真似假的生物,一開頭就像個契子,要告訴觀眾們拿掉理智吧,跟我一起掉進愛麗絲的夢遊世界中。」詠婕喜歡用一種卡漫式的手法來處理嚴肅的議題,讓殘酷的現實隱藏在可愛的畫面裡。
霸凌的反思──我們都渴望被關注

舞台正中央,女舞者身上的液體正不斷地被吸取。

關於被霸凌者與霸凌者之間,只有壓迫嗎?被霸凌者會不會從痛苦中得到一絲被關注的喜悅,詠婕很細緻地處理這個議題,看著舞台中央全身穿戴塑膠吸管的女舞者,隨著身上的液體不斷被吸取,她的表情也逐漸陷入瘋狂,巨大的悲喜共存在臉上,陣陣的不安勾起了內心的騷動,想起了宣傳單上寫著「輿論只是一種藉口,身體的本能才是真切的,我們不該驚訝於知道,內心深處對於血淋淋的細節深感興趣。」才發現真正殘忍的不只發生在舞台上,更可能存在於自己心中。
餐桌上的曖昧騷動──不斷翻轉的臣服關係

「勾引」是誰在討好誰?又是誰在牽制誰?賀爾蒙退去後權力關係是否翻轉?

「勾引」是誰在討好誰?又是誰在牽制誰?當曖昧過後賀爾蒙作用消退,受到動物本能影響的牽制也逐漸起了變化。在這段描述男女情愛世界的雙人舞段落,詠婕安排了一位男舞者擔任說書人,以日本純愛電影的方式,詩意朗誦著隱藏在情愛之間的黑暗關係,當一段關係裂解,捨不得結束的人選擇繼續相信,盲目地沉浸在自我的想像之中,這時的討好和牽制關係又起了不同的變化,真實而殘酷。
Piñata派對──當一切陷入瘋狂,我們是否可從頭來過?
當盲目的討好到達極致高峰,一切就成了胡鬧,就好比失戀的人在第108天時忽然清醒過來,看著自己曾經失去理智的行為,突然感到無比荒謬,「其實一切也沒什麼嗎?!」「反正一切都失控了,那就繼續吧!」「只要還笑得出來,那些痛苦也沒什麼了嘛!」發現一切狀態已經頹敗到不可收拾的舞者們,開始盡力地討好觀眾們,極其用力的表現開心的狀態,然而即使全場浸淫在歡樂的樂聲中,即使台上舞者不斷做出各種詼諧的動作,卻有一股隱隱的憂傷隱藏其中...。

排練之後,和詠婕討論看完最後一段的感想,詠婕開心的說「啊!會難過就好了,那就是我想表達的,雖然場上已經一團亂,爛得爛,壞得壞,但都沒有人想去戳破瘡疤,大家還是若無其事的慶祝,就像我們參加PARTY,蛋糕端出來已經歪了,但每個人會裝沒事的說生日快樂。而當一且頹壞之時舞作開頭的泳圈卻也重新充飽氣,再次回到台上,中間那些過程好像都沒有發生過,一切又可以重新開始了。」聽完詠婕解釋,突然發現最悲傷的是這一齣看似超現實戲謔般的舞作,竟然是我們真實生活中的隱喻。

回到現實生活中,詠婕仍不斷挑戰身為舞者的極限,嘗試各類異於學校裡所教授的舞蹈類型,「每次編導新作品都讓我更了解自己, 因為排舞時需要跟舞者挖東西,自己要先把每個情緒反應細膩剖析後,才知道怎麼和舞者們挖東西,或是把自己要的狀態傳達給他們。」為了創作為了跳舞,她靠著不同的工作養育夢想,也因次接觸了百態人生,這些豐富的生命經驗,也成為她源源不斷的創作能量,不禁期待接下來詠婕又要帶我們窺視什麼呢?

《高明的前戲》編舞|高詠婕

【精彩畫面搶先看】




【演出訊息】
11/10~11/12@台北臺灣戲曲中心3102室多功能廳
12/2@高雄駁二藝術特區正港小劇場
12/9@彰化員林演藝廳小劇場

【購票資訊】 兩廳院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