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月號 - 【新人新視野十年特輯1】來!赴今年的宴!──2017新人新視野 】

再約,還是再也不約?談人生的荒謬與情感時差──訪《熱炒99》導演孫唯真

文/王健任

「在生活中,我們經常聽到「再約」兩字。再約,某方面也闡述了某種悲傷──很多再約可能一輩子都約不成了,即使再約,我們也都是不一樣的人了。」


由孫唯真所導演的《熱炒99》改編自陳弘洋的劇作《再約》,節奏飛快、荒謬離奇,透過紛亂交織的語言探討感情交流的時差以及人生的真實與虛假。而孫唯真本人的人生經歷,竟也跟荒謬喜劇一般出人意表。

《熱炒99》原名《再約》,由年輕劇作家陳弘洋所創作。

孫唯真現就讀於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碩士班,與洪維堯、陳煜典、吳言凜三位大學時期的好友共同組成團隊「進港浪」。除了導演身份,她也兼以製作人、舞監等各種截然不同的身份在劇場界當中闖蕩。即便是更為資深的劇場人,像她那樣能夠在不同的工作狀態中自在切換的也並不多見,更別提她還必須兼顧以理論研究為主體的碩士學業。

訪問之際,她不時便會爆出爽朗的笑聲,引人側目,總讓人感覺她是個天真又樂觀的浪漫派藝術家。然而隨著討論的話題越發深入,就更從她身上感受到一種截然不同於外表的敏感與內斂,彷彿「動」與「靜」這兩種極端的性格取向在她身上既矛盾又和諧地結合在一塊。之所以能夠培養出這種裡外兼修,甚至可以說是帶點趣味的性格,並且摒棄社會主流價值的期待眼光於不顧進入劇場界,實在是不得不從她那有如荒謬喜劇一般的求學經歷開始說起。
喜劇一般的求學過程

《熱炒99》語言節奏感飛快,故事慣常處於一種難以定義、非寫實的狀態,是喜劇感非常強烈的作品。

孫唯真自稱從小就是一個內向害羞、討厭與他人競爭的小孩,國中時期雖然在母親的鼓勵之下選擇在家自學,到了高中卻因為不耐獨自在家唸書的寂寞,要求進入普通高中就讀,然而討厭考試讀書的性格卻沒有因此而改變。到了高三考大學的時期,她以完全拒絕唸書來展示自己反對台灣考試制度的決心,換來的是爛到一無可取的學測成績,學校公布的榜單上全然不見自己的名字。同時,她雖然糊裡糊塗地跟隨班上一群好友報名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的獨立招生考試,也不過只拿到個「備取第一名」。眼看自己即將成為難得一見的大學落榜生,她趕忙努力唸書,寄望能夠在指考獲得好成績。就在這時候,北藝大來了通知,告知自己以候補之姿上榜,這才誤打誤撞的地與劇場結下不解之緣。
說到自己的大學時期,她也自謙自己一向是該屆導演組當中表現敬陪末座的,創作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十分挫折。到了畢業製作的時期,她總覺得台灣劇場應該要用來說屬於自己的故事,遂選擇了台灣劇作家詹傑的作品《萊拉》,演出之後頗受好評,在當年被選為北藝大代表節目前往上海參加「第七屆亞太戲劇院校校長論壇暨戲劇展演」。老師林如萍認定她的執導作品「對於人與人之間細膩的情感掌握得很好。」因而鼓勵她繼續進修,不要放棄成為專業的劇場導演。只是,原本計畫報考北藝大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導演組的她,竟再次發生如大學完全落榜一般的荒謬情事。研究所報名時期正逢她進劇場工作的高峰期,在沒有仔細確認報考系所組別的情況下誤填了戲劇系碩士班,原本都已經開始準備導演作品呈現的她,突然得知自己錯報的消息,不甘讓報名費就此蒸發,只好硬著頭皮花了一個月以上的時間專心準備,最後竟也讓她考上了。這有如荒謬喜劇一般,順著緣分隨波逐流的求學經驗,似乎也就成了她個人相當重要的創作養分,並且與她本次執導的《熱炒99》遙相呼應。

《熱炒99》的荒謬彷彿與孫唯真自己的人生遙相呼應。

對創作視野的挑戰───討論真實與虛假的《熱炒99》

《熱炒99》以一名男人為中心,描述他與離婚不久的前妻、大學同窗好友等人在一間莫名其妙的熱炒店聚會所發生的事件。

提及本次作品將展現何種「新視野」,孫唯真表示她從不認為自己這個作品能夠做到挑戰戲劇的既定印象、創作全新的形式這樣偉大的事情,所謂「新人新視野」無非就是對於自己創作視野的挑戰而已。她過往的導演作品多半是呈現手法上比較寫實的作品,而且也都十分忠於文本。這次的《熱炒99》原作誕生自2015年阮劇場主辦的劇本農場,由年輕劇作家陳弘洋所創作(原劇名《再約》)。劇情以一名男人為中心展開,描述他與離婚不久的前妻、大學同窗好友等人在一間莫名其妙的熱炒店聚會的故事。本作劇情荒謬離奇,人物之間的關係不停建立而後被顛覆,語言節奏感飛快,故事慣常處於一種難以定義、非寫實的狀態,是喜劇感非常強烈的作品。對於過往擅長處理「寫實戲劇」的孫唯真而言,這著實是一個不曾碰過的類型,面對這個落差,她解釋:「一般我們在劇場說的寫實戲劇其實才是最不寫實的,因為在舞台上呈現出來的片段都是被選擇過的,我們選擇怎麼開始,選擇要讓觀眾看到哪些感情,不像真實人生那樣是即時而且破碎的。」
關於自己如何挑選想要導演的作品文本,她說:「我挑選導演作品多半只是因為我讀了一個劇本,然後我很喜歡,想要好好的在舞台上呈現出來然後分享給大家。大家看我的戲並不會說第一時間就被形式給衝擊、覺得很驚艷這樣,多半是看完當下覺得還好,但回家之後可能某一天被某些事情給觸動,然後就突然想到我的戲中的某個片段。」

之所以選上《熱炒99》,也正是因為這齣荒誕不經的作品讓她從中讀到真實人生的情感可能性,聯想起人生中所發生的某個既強烈又荒謬的時刻:那年她大三,相當期待即將到來的小學同學會,某一天卻突然在臉書上收到國小同學某某人的告別式邀請,原本以為這不過是個不甚高明的玩笑話,經過確認才知道同學當真在回家路上意外車禍喪生。一時無法接受事實的她上網翻找蘋果日報的報導,看到網路用斗大的文字、聳動的標題寫著這件意外,卻反而讓她感到無比的疏離,更加難以相信這是真實發生的事件。一直要到她不斷地滑動頁面,直到最底下,看見狀似悽慘的現場照片才得以瞭解,原來一切都是真的,當下才痛哭失聲。

「那一段時間我非常討厭蘋果,我們每天都看著這些很聳動的文字報導配飯,感覺跟自己很遙遠,其實都會忘記這些文字背後都代表一個真實發生的悲劇,又有多少人心碎,這就是一種很奇怪的落差。」透過《熱炒99》這個作品,用劇場去討論真實與虛假,並透過紛亂交織的語言討論人與人相處時感情交流的「時差」,便是她執導本作最大的挑戰。

《熱炒99》導演|孫唯真

創作是個永無止境的過程
孫唯真認為自己是一個樸實而且沒什麼野心的人,也再次強調自己非常討厭與人競爭,創作要面對的無非就只有自己而已:「說實話,跟理論研究相比,我還是比較喜歡創作,創作是一種不斷挑戰自己,要逼自己去面對從來沒想過的事情,好像是一種無我的狀態,是個永無止盡的過程。」她說,自己從來就不想透過戲劇來「教育」觀眾,或者告訴觀眾什麼人生大道理,自己沒有能力也沒有那樣的資格來告訴別人什麼是對錯好壞,只希望大家看完自己的戲之後,心裡會感覺到有些溫暖,那就夠了。
【精彩畫面搶先看】




【演出訊息】
11/10~11/12@台北臺灣戲曲中心3102室多功能廳
12/2@高雄駁二藝術特區正港小劇場
12/9@彰化員林演藝廳小劇場

【購票資訊】 兩廳院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