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新秀】
面對「失去」,徐叡平帶我們感受《當幻肢又痛了起來》

從身體對於肢體的思念起頭,徐叡平的作品穿梭在真實與虛象之間,並探索記憶、未來、身分認同與國族意識漸逝的過程,同時進一步提問,關於「失去」,我們如何面對?

凝視自我的質變——臺北獎首獎王湘靈《質變》

「我觀看了這個作品其實也是觀看我自己的過去,發現什麼的同時也理解了為什麼。我覺得很多事情是你在發現的過程中理解了,理解的同時也被治癒了。」──王湘靈

覺察身體於感知中的對話時間 ──「新人新視野」編舞家許程崴的《小小小國度》

於各地巡演的經驗,觸發程崴去思考關乎舞蹈的種種可能與身體語言,並表示「我覺得台灣是一個基地,我從這裡出發,然後擴散出去,除了台灣的觀眾之外,也能讓各地的觀眾欣賞。」

當大夢初醒,我們遺留下了什麼?──新人新視野《夢遺》導演洪唯堯專訪

對於唯堯而言,觀眾能否在戲劇中感到有所啟發、充分理解導演想要表達的事物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戲一定要好看,畢竟真實人生就已經夠苦悶了。

是創作,也是勇於追尋人生之中的美好價值──新人新視野《曼∞曼II:靈魂的地理》編舞家朱蔚庭專訪

創作對於蔚庭而言,是一種生命的修補,也是勇於追求人生中美好價值的方式;即使彼此於生命經驗上沒有共鳴,但也希望觀眾能在觀賞演出的過程中,以此產生一種探索新事物的心情,並獲得樂趣。

給自己,給七聲絃制箏。──《自然》郭岷勤古箏獨奏會

「我從以前就一直覺得,音樂會是開給自己的。也就是給自己一個目標去努力,然後展現成果。就是做我自己,呈現出我的生活態度。」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