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裡,我們可能不再偽善?──張湛個展《壞脾氣餅乾店》

文/洪菁珮;圖/張湛提供

在張湛的作品裡,以輕鬆和戲謔的方式去拆解「虛假」和「偽善」一直是他創作的核心,而本次個展《壞脾氣餅乾店》的源頭則是來自於夢境,進而延伸在表象與真實之間的穿梭探究。

《壞脾氣餅乾店》以虛擬的數位影像建造實體空間,藉以涉及了網路與現實之間的交互作用。

《壞脾氣餅乾店》的故事來自於一個夢境。夢裡的張湛到了一家老闆脾氣很差卻因此而遠近馳名、客人絡繹不絕的麵店。這個故事與其他做過的上百個夢,一起被記錄在他的夢境專屬筆記本裡,在發想創作時,被撈撿了出來。「其實有幾個創作的靈感都跟我曾做過的夢有關」他說,夢境一定是脫離現實的,「脫離現實這個特質或許跟一個好的作品所應具備的有所共通吧」。我倒是想起費里尼曾說的「夢是唯一的現實」,這現實便是張湛面對社會、創作以及偽善表象下的自我。
在張湛的作品裡,用輕鬆和戲謔的方式呈現,拆解「虛假」和「偽善」一直是他創作的核心。如同他獲得2015年高雄獎的作品《景觀中的風景顯影》,把明明是個障礙物卻塗繪自然風景、偽裝自己很美麗的變電箱為題材,用攝影、繪畫與動畫等不同形式嘲弄了一番。他寫生台南街道上的變電箱風景畫,「禁止張貼海報違者送環保局取締」、「請勿開啟攀登」等字句、以及台電的logo與變電箱編號也被畫上,原本變電箱上不太美麗的人造風景,經他刻意不精細的繪畫手法後又更顯粗糙;而同系列另一動畫作品《城市中美好的自然風景》則讓變電箱上的風景畫生動起來,蝴蝶在畫面裡翩翩起舞、鳥兒飛翔、老虎奔跑、瀑布流瀉而下,模擬的車輛來往穿梭,然而其景物因低階的畫素而顯得破綻百出,令人失笑,點出試圖以虛假的真實掩蓋醜陋,以及台灣普遍缺乏環境美學的問題。

高雄獎的獲獎以及作品被美術館典藏,對一位創作新人來說,當然是莫大的鼓勵,重要的是,他更加確定了藝術家何以透過創作去傳達內心所要表達的:藝術創作這件事,是來自於藝術家觀察生活中的細碎,再利用藝術創作的形式,引導觀眾用新的觀點看待事情。但即使是嚴肅的內容,還是要以輕盈的心態去做作品。他說,來到台南藝術大學念研究所,一句老師的話讓他印象深刻,「以前你們是懶得去想、用力去做,現在的你們,要用力去想、懶懶地做」。也是到了南藝大他才開始學習與轉變創作觀察的對象,並試圖讓作品不再只是自己的內心世界而與外部有連結,從思考自己想要談的內容,開放的去找尋適合的媒材,去敘述自己想要傳達的理念,媒材逐漸變得更開放多元。繪畫、裝置、多媒體……都是他常使用的形式。

張湛將變電箱彩繪成自然風景,對照其所設立的環境與用途,形成一種看似美好卻又突兀的荒謬面貌。

張湛用跑馬燈快速流動字句的方式,藉以回應一般大眾在閱讀網路美食文章的相關經驗。

這次獲得藝術新秀補助的創作暨展覽作品《壞脾氣餅乾店》,張湛一樣以幽默戲謔的方式來看待美食部落客的現象中的虛偽。展場 HO-YO Space 就位於餅乾店 HO-YO Cookies 隔壁的共同空間,都是張湛的學弟妹所經營。一年多前餅乾店開幕時,張湛就有了以這個為題材創作的想法,他回想自己初到台南唸書時,不斷參考部落客的推薦食記,作為台南小吃覓食指南。但那種很怕踩到地雷的心情,其實往往在吃到食物的那一刻便真相揭曉,有時候他甚至會懷疑自己感覺好吃,是因為真的美味?還是受到餐廳名氣跟部落客意見的影響。

他雖然搜尋與觀看美食部落客文章,但他並沒有認真的閱讀文字,只是快速地消耗文章裡如出一轍公式化的字句、圖片、還有訊息。這讓他聯想到字幕機。他仿造部落客的語法撰寫餅乾店介紹文字,在字幕機上快速的跑馬燈,文字快速消失、難以閱讀,去回應閱讀網路美食文章給他的感受和概念。這種當代被網路資訊綁架的普遍現象,加深了被資訊包圍和資訊落後的不安感,特別是發生在旅遊中,這種複製了他人的經驗作為自身經歷的替換,取代了自己旅行時真正的真實體驗。

展覽中的動畫短片,故事靈感融合了諸多來源,充滿反差卻又確切的契合現世中的樣態。

另一個作品動畫短片故事,描述一位部落客意外來到巷弄裡沒什麼客人的餅乾店,她一一品嚐店裡的甜點讚賞不已,卻因為不斷叨擾老闆,被老闆壞脾氣的被轟出店外,也發現原來這個餅乾店原來是間愛心餅乾店,老闆常常捐出多餘的餅乾給鄰居的老阿嬤,而最後這篇部落客的文章反而讓壞脾氣餅乾店聲名大噪。動畫裡面以 3D 繪圖仿造隔壁 HO-YO Cookies 場景,甜點樣貌也是餅乾店實際販售的點心,情節裡設定的愛心餅乾故事靈感,則來自於三姐弟布丁的新聞事件。

多次有看完展覽的觀眾詢問隔壁餅乾店的老闆此動畫是否為真實故事,或是問他「你的脾氣真的很壞嗎?」。而情節裡的餅乾店是因為部落格的網路人氣、老闆率性的壞脾氣、還是因為老闆有愛心而使得店變得知名呢?這些充滿反差、又看似虛實難辨的故事情節,張湛認為,任何事情都沒有所謂的真相,只是大家往往都看到事件或新聞的表象,就會自動去設定或跟隨既定的印象,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要去相信哪一個是真實的。
張湛以 3D 建模軟體重新模擬繪製點心的外型,合成在餅乾店拍攝實境的場景中,重現影片中出現的甜點。圖片輸出表面塗布環氧樹脂,光滑反射猶如 3C 螢幕,有一種真實中的明確造假物之感,又有點像是透過電子螢幕觀看這些甜點。 3D 建模的程式語言,有幾個和作品概念很相像的地方,一是它建構一個遠端、未來會出現的東西;建模的物件指涉真正存在的東西,本身則是個假的替身;而建模出來的圖像很均質化、表面很光滑。嘲諷的意指美食部落客拍攝的圖片時常經過美化,且看起來都很相似的均質化圖像,以及背後隱藏的虛假。

這生存環境裡的虛假的存在,為了掩蓋某些醜惡、製造某種假象,就像我們自己的存在有時也不得不如此,但真實的那個部分總是無可迴避的,人們雖不聲張卻終究還是看得一清二楚。面對眼前這位謙和羞澀的受訪者,我問他為什麼總關注虛假、不真實的這個題目,張湛說,事實上他常意識到自己是偽善的,因為他是個沒什麼自我的人,不太堅持、很能夠接受別人的觀點,但是他某種程度喜歡且享受這樣的自己,以及其所開創的許多可能。至於真實的自己,就留給夢境吧!他們還是會透過作品傳達給你的。


在張湛的創作中,以輕鬆和戲謔的方式去揭開真實與表像之間的矛盾,是他創作的核心之一。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