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編舞家,不業餘的人生──《業餘人生》編舞家林素蓮

文/王健任

在即興發展的過程當中,演員跟舞者那種截然不同的身體質感以及技術性的差別著實讓她感到有趣,最後她甚至發現,她的目光總是追隨著演員而動,即使演員的肢體動作明顯不若舞者來得靈巧。
追求舞蹈的有機性

現階段的素蓮,與楊乃璇、蘇品文、謝瑋泰共同組成「小事製作」舞團,同時期許自己每年都能穩定發表一個作品。(攝影/蔡國樑)

即將於台北藝穗節登場的《業餘人生》,是新銳編舞家林素蓮今年的最新作,同時也是邊緣人物計畫的第二號作品。

邊緣人生這一系列始於去年,由編舞家周書毅向素蓮提出邀約,邀請她參與「下一個編舞計畫」,當時的編舞主題為「純」。最先浮現在她腦海中的是一段獨舞,但很快地她便覺得這樣的表現似乎稍顯不夠有趣,於是她想起了過往的演出經驗:那是一齣讓「舞者」以及「演員」共同演出的舞蹈作品。在即興發展的過程當中,演員跟舞者那種截然不同的身體質感以及技術性的差別著實讓她感到有趣,最後她甚至發現,她的目光總是追隨著演員而動,即使演員的肢體動作明顯不若舞者來得靈巧。經過一番分析之後,素蓮認定那或許是因為演員往往會給自己在台上的一舉一動賦予「心理動機」,是那些動機驅使了演員作出舉手、抬腿的動作,因而讓整個舞蹈呈現出一種「有機」的狀態。反之,舞者們則往往會太過意識到自己的身體要怎樣行動才「美」,舉手投足間承載著過多的技巧以及對於「美」的執著,這也就讓身為舞者的素蓮開始反省:這種對於「美感」的追求是否讓舞蹈反而失去了「人性」?所謂的「美」又到底是甚麼?那應該要有標準答案嗎?
察覺舞者以及觀眾對於舞蹈作品的認知,或許已經深陷於某種「美學」刻板印象而不可自拔的素蓮決心創作截然不同的作品,於是她從自己認識的人們當中挑選出一批非舞蹈科班出身的「素人舞者」,共同創作了《邊緣人物》,也是該計畫的第一號作品。

在新作《業餘人生》當中,不同於前作主要從自己認識的朋友當中尋求舞者,這次則更進一步的挑戰更多的「陌生」素人舞者,也就是說,有部分的素人舞者根本就只是她在路上萍水相逢,覺得對方是個有趣的人便開口邀約對方前來參與自己的創作計畫,乍聽之下很像詐騙,但沒想到這個演出團隊也就真的成軍了。除此之外,前一個作品的舞者平均年齡較低(其中還包括三名高中以下的成員),這次則有更多不同領域的青壯年社會人士參與,挑戰性十足。經過這兩個作品的排練工作,素蓮意識到專業舞者跟素人最大的差別,除了身體質感截然不同以外,學習動作的方式和速度也大不相同。

在新作《業餘人生》中,以非舞蹈科班出身的「素人」為主。(攝影/簡怡玨)

讓素人們跳出屬於自己的故事
在這些素人舞者之中,有一位35歲的時尚雜誌編輯,即使這位先生從來就不曾跳過舞,卻也欣然地接受了素蓮的邀約。舞作排練前需先上一系列的舞蹈技巧課程,起初那位先生總是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觀看,素蓮甚至一度擔心他會隨時離去不再參與演出,然而實際上,那位先生在每次排練結束後總會詢問是否有錄影可以讓他帶回去反覆觀看,好讓他可以先把動作熟記之後再加入排練,這種很頭腦式的工作方法,也就跟舞者將肢體舞動作為一種本能的樣貌相當不同了。

工作初期,素蓮先與參與者進行書面訪談,收集故事素材,再從中找出自己感興趣的內容編輯成舞蹈段落。比如說,有一回她要求舞者們分享自己生命中的遺憾,其中一名在安撫之家工作的成員,便說了自己小時候被家人誤會偷吃了一份不屬於自己的漢堡而遭到毒打,最後因為忍受不了疼痛,遂承認了自己犯下那從來就不曾犯下的錯誤,他總是想,若自己當年死命堅持、沒有屈打成招的話,現在的自己是否就會變成一個截然不同的人?這段故事也就被素蓮轉化成了《業餘人生》當中頗具份量的段落。

排練過程中,若是發現有舞者在台上不自在了、或太過意識到身體的樣貌,極力逼迫自己模仿素蓮那「專業」的肢體動作時,她就會喊卡,畢竟她所追求的,還是那專屬於每個來自不同行業的素人們,各人身體特有的「狀態」與「有機性」,若舞者刻意去模仿舞者肢體的「美」,那這個計畫也就失去了它原本想傳達的意義。所幸這種需要打斷的瞬間並不太多,她認為這跟素人們所表現的是自己的故事有關,每人用身體表現與自己切身相關的議題這個選擇,在一定程度是可以讓參與者們感到放鬆的。

演出中的題材,皆來自每位素人生命中的經驗轉化。(攝影/簡怡玨)

最終目標,專業舞者們的「邊緣人物計畫」

由素人們所擔綱演出的《業餘人生》,是素蓮在追求舞蹈中最原始與有機的一段過程。(攝影/簡怡玨)

即使《業餘人生》被素蓮自己歸類在邊緣人生計畫這一系列作品當中,但在創作的主題上,依舊要看作是個完全獨立的新作品。她試圖在本作中探討的是關於「個人身份的認同」以及「夢想」,她在舞台上一刀畫出兩個截然不同的區域,一邊是一個狹小的空房間,反映了「現實」;另一邊則是色彩繽紛,充滿各種玩具的游泳池,代表了「夢想」。

她笑著說,自己最早開始跳舞的時候,總是喜歡讓舞台看來乾乾淨淨的,希望觀眾可以專注地欣賞舞者的肢體之美以及高超的技巧,但隨著年紀增長,認識更多領域的人之後,感覺自己視野被打開了,遂開始強化故事性,找到身體的特色,這種轉變也徹底的反映在自己近年的新作當中。她自承,以前喜歡自己看來乾淨、單純、很專業的模樣,但現在反而喜歡把舞台弄得繽紛蕪雜,或許正是反映心態上的轉變,現在的她勇於在舞台上表現自己真實活潑愛喧鬧的模樣,並且真正關心貼近自己生活的人事物,認為把生活樣態丟上舞台實在沒甚麼好怕的。

現階段的素蓮,與楊乃璇、蘇品文、謝瑋秦三位好友共同組成「小事製作」舞團,忙於《業餘人生》編舞工作的同時,也準備參與由團長楊乃璇所主導的「小事製作」創團舞作首演。她期許自己每年都能穩定發表一個作品,並且持續進行「邊緣人物計畫」的創作,最終的目標則是發表一個全由「專業舞者」所組成的「邊緣人物」系列作品,打破觀眾對於舞蹈的科板印象,尋回舞蹈最有活力、最能激勵人心的有機性。
延伸閱讀
* 《邊緣人物計畫》介紹專頁

* 《業餘人生》節目演出資訊

贊助
Copyright 2015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National Culture and Arts Foundation